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新华网】中科院院士、神经生物学家、生理学家杨雄里:中国发展“脑科学计划”需要只争朝夕

 

时间:2018-05-01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
【字号:    

  

  杨雄里

  

  中国的“脑科学计划”也已经作为重大科技项目被列入“十三五”规划,许多中国科学家正在致力于攻占这个自然科学领域, 这其中就包括中科院院士、神经生物学家、生理学家杨雄里。

  近日,杨雄里来到上海普陀区真如文英中心小学,与200余位中小学生展开了一场探秘脑科学的对话,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

  他说,从事科学研究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科学精神,“尽信书,不如无书”,对于自己暂时不能理解的东西,你要想到底是因为你不能理解,还是因为书上出了问题,要不断地破除现有的观念,即使对于权威的观点,也会用自己的思考来确定它到底讲的是不是有道理,而这就是从事科学研究非常重要的科学精神。

  杨雄里院士今年已经77岁,在采访中记者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他治学严谨的态度,对于记者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他不仅回答的思路清晰有条理,而且十分坦诚。

  他说,他在小学的时候很调皮,上课喜欢讲话,后来被老师调去和班长做同桌。班长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女同学,本来上课是从来不讲话的,结果也被他带着一起讲起话来。

  “脑科学计划”同时全面铺开并不现实

  记者:2016年,你曾发表文章《为中国脑计划呐喊》,为什么?

  杨雄里:我只是尽自己的力量为推进中国脑计划“敲一下边鼓”。我从事神经科学研究多年,这样做是我的职责。脑科学本身在科学上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人到底是怎么思维的,又如何通过行为来改变世界,这些都是具有根本意义的问题。科学界的一个共识是:对脑的研究是自然科学的“终极疆域”,我同意这个观点。尽管脑科学研究已取得重大进展,但我们对脑的了解仍然很肤浅,特别是对脑的高级功能,如感知、思维、情绪、意识和智力等;其次,脑科学对人类的健康也相当重要,脑和神经系统的疾病不仅使社会耗费甚巨,且由于这些疾病会影响人类的高级功能,如思维等,从而影响整个社会的发展。第三,如何借鉴脑的工作原理来推动人工智能、推动其他学科的发展,也有很重要的意义。所以,不管是在科学上,还是在推动经济、产业发展上,“脑科学计划”都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中国应该努力把这方面的研究往前推进。当前,各国都在大力发展脑科学的研究,我们正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

  记者:下一步中国的“脑科学计划”将逐步展开,你最期望中国在哪个领域能有所突破?

  杨雄里:“脑科学计划”全面铺开并不现实,特别是考虑到我们的基础还比较薄弱。在我看来,需要首先考虑我们有研究基础、已有成果的积累的研究队伍,从有独特思路的某些重要领域起步,在较短时间内能在几个点上站到领跑的地位。以基础研究为例,解析实施脑认知功能的神经环路(由神经细胞经特殊的连接点——突触所形成,是脑的基本功能单元)的运转机制,是公认的科学前沿的关键问题。但如何在这方面独树一帜,提出新的、有创造性的思路,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在保护脑方面,针对中国病种的特点,展开大样本研究,有可能总结出一些重要的规律。

  中国发展“脑科学计划”需强有力的“核心”

  记者:你认为目前中国推进“脑科学计划”,面临的挑战在哪里?

  杨雄里:在世界各国都在紧锣密鼓推进脑计划的时候,中国更需要“只争朝夕”的精神。如果只是一味讲规划的重要性,又未采取很切实的措施去推进,就会使得我们的研究水平和国际水平的差距越拉越大。在我看来,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核心”。在中国“脑科学计划”目前推进的过程中,如何建立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卓有成效、有步骤地推进脑计划的实施,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记者:你觉得这个“核心”是在行政管理部门的层面,还是科研单位的层面?

  杨雄里:这个“核心”应该既在行政层面,又在研究层面上,最重要的作用是能拍板,决定怎么来推进项目的实施。首先,“核心”需要有把握脑科学发展全局的能力,包括对这项计划的整体推进有决策能力,对中国脑科学研究现状了如指掌,并具有组织、领导大科学项目的丰富经验,应该具有海纳百川、集思广益、从善如流的宽广胸怀,能够摒除以邻为壑的门户之见。

  记者: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成立,被认为是中国“脑科学计划”正式落地,与此同时,上海正在建设致力于神经科学研究中心,中心的成立是否可以真正意义上推进中国的“脑科学计划”?

  杨雄里:我认为建立两个中心对推进中国脑计划很有好处!但成立中心只是推进计划实施的一种形式,各自职能是什么,这在我来看是非常关键的。我们要努力避免两个中心各自为政,避免走弯路。

  进一步凝练真正有分量的科学问题

  记者:中国科学家目前研究的是脑科学中哪个领域?

  杨雄里:脑科学领域的研究总体上大抵可以归纳为理解脑、保护脑和模仿脑三个方面,中国的脑科学研究也不会脱离这三个方面。从具体问题的遴选上,比如理解脑,就像我刚才讲的,既要有它的重要性,同时又要有我们自己独特的思路,需要从这两个角度来考虑。再如,只要国家有足够财力,我们可以把第一流的仪器买过来,但是关键还是解决什么问题。这些问题,既要有重要性,又要有现实可操作性,或者在推动产业发展上有特殊意义。对此,我们还需要花大力气。 “十三五”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从2013年春中国神经科学界开始议论“中国脑计划”这已经过去整整五年了,我期望能尽早看到出台“脑科学计划”的具体实施步骤。

  记者:脑科学的研究目前在不少国家都是重点研究项目,在科研人员的储备方面中国还充足吗?

  杨雄里:显然,“中国脑计划”的进一步推进,应该由中青年科学家唱主角,他们应在领导集体中占主导地位,特别是考虑到脑科学研究有其长期性。在这一领域不是5年、10年就可以出大成果的,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总体来说,在脑计划实施过程中,既需要着眼于在近些年怎么出大成果,也要考虑可持续的发展,而把中青年推到第一线更凸显其深远的意义。

  “当别人停顿时我也在赶路”

  记者:据说你小学时是比较调皮的,学习水平也只是中上,你曾说是靠勤奋弥补了在天分上并不是很出色的弱点。

  杨雄里:我觉得天才应该是有的,但是为什么一个人的天赋就比其他人高?这个现在还不清楚。在我来看,天赋的东西对大部分人来讲,差别都是五十步到一百步之间,都可以通过不懈的努力去弥补中间的差距。我经常用一句话描述我的状况,我走得并不快,但是在别人停顿的时候我也在走,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走在了前面。

  记者:在学习上是否有一些建议?

  杨雄里:第一,做好任何课程的预习,我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一般对老师的讲课都做好充分的预习,这会对掌握知识及之后知识的巩固起到很重要的作用。预习是某种程度上的自学,而对于人一辈子来讲,自学是最重要的学习方式,听老师讲课只是人生某一阶段的主要学习方式,从长远来讲,主要还是要通过自己的学习来增加知识。

  第二,不管你是在初中高中,还是在大学,都希望你能够博览群书。我自己是学理科的,但我读了很多文史哲方面的书。对这些知识的了解会有助于直接从事的科学研究,比如科学论文的写作,最后都要以很流畅的文字来表达。而且知识是触类旁通的,比如在推进自然科学的研究时,不得不要考虑一些哲学的问题,而对这些哲学问题的了解又会有助于对自然科学的研究。还有文学、艺术方面的书籍,能很好地陶冶一个人的情操。(记者周裕妩)

导航
首页
学部介绍
院士信息
院士大会
院士增选
智库建设
出版物
学部工作局
动态
学部动态
媒体报道
咨询评议
学术交流
科普活动
院士动态
专题
2019中科院院士增选
陈嘉庚科学奖
科学与中国
学术引领
科学人生·百年
院士文库
缅怀院士
中科院第十八次院士大会
纪念学部成立60周年
院士口述故事
工具栏
院士邮箱系统
院士增选系统
学部咨询项目管理系统
学部学科项目管理系统
院士退休信息报备系统
id_start124341id_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