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院士口述故事是通过院士口述、组织访谈、史料编纂等方式,以挖掘整理广大院士在科研生涯中亲身经历的中国科技界的重要事件、所承担的重大创新成果以及为国家科技事业作出的贡献为重点,以“小故事”的呈现方式,通过多媒体相结合的传播形式,面向公众传播,弘扬科学精神,展示科学家风范,扩大中国科学院和学部的社会影响。

陈述彭:锲而不舍


时间:2021-08-20作者:

  人生如蜉蝣,稍纵即逝。用有限的生命去探索无垠的宇宙,科学工作者必须珍惜一分一秒的光阴。现代科学家的事业是在追踪和超越光速!我们在学习和工作中必须高倍率地聚焦,把毕生的精力和时间,集中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空坐标上去,发出最强的光和热。 

  世界文化宝库,浩瀚烟海。行万里路易,读万卷书难。我们博览群书,但不尽信书,博古通今只是为了濯古求新,去采花酿蜜,去寻求启示,去寻求智慧的火花。 

  当周总理亲自主持制订我国十二年科学远景规划的时候,那时我常常担心自己年轻无知,半路出家,如果自己走不出误区,岂不误了国家大事。因此,确实花了不少时间,研究地图发展的历史,从中得到三点有益的启发:第一是关于计里画方的演变,从晋到元,一脉相承,直到清朝才与经纬线并行,作为地球表面局部的坐标体系,不能完全认为它是历史的糟粕,可以说是现代卫星影像的象元(Pixel)和空间数据库中的栅格(Grid)体系的滥觞。第二,关于人类认识地球的过程,最初是沿着海岸线开始的,后来一面沿河流伸展到大陆腹地,一面由内海、海岛扩展到大洋,这就有助于我们理解地域差异的客观存在和面向海洋的必然性和必要性。第三,地球演化的历史旋回的认识,使我们明确了开展对遥感动态监测,建立地理信息系统,加强多维分析与预测模型的必要性。有了这些初浅的认识,就可以避免学科的局限性,有助于走出误区,开扩思路。 

  搞科学技术不可一叶障目,见树不见林。我们的学习和工作只能从某个具体的领域、学科着手,但却要从科学的全局着眼,要有从多学科(Multidiscipline)走向跨学科(Interdiscipline)的勇气。当我们了解一门新学科的初期,会产生一时混沌的感觉,当我们深入掌握这门学科的后期,就必然会有一番全新的领悟,感觉到一种跨越极限的突破窠臼的喜悦,达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境界。 

  科学技术的进步是人类文明的积累,垄断和封锁是保护落后的驼鸟政策,是怯懦者的变态心理,开放、竞争才是自强不息,满怀信心的表现。学习、引进和交流是有利于加速人类文明进步的。我们的餐桌愈来愈国际化了,南美的玉米、辣椒,欧洲的荷兰豆,蕃茄早已和中国的柑橘、大白菜荟聚而五彩纷呈了。勤劳智慧的中华民族,从来不吝音对世界文明的奉献,我们曾经为祖先的四大发明而自豪,而在信息时代的今天,我们在引进西方科学技术基础上,有所创造、有所发明,促进产业化,促进四化过程,从而在若干领域,跻身世界先进行列,计算机的汉化就是成功的一例。 

  学问是双向交流的产物。大不自多,海纳江河,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卢嘉锡院士指出,事业的成功,需要三大要素:一是清醒的头脑(Clear Head),二是伶俐的双手(Clever Hand),三是清洁的习惯(Clean Habit)。我的理解:首先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只有能承认别人(别的学科)的长处,才能发挥自己(或本科)的优势;其次是要科学与技术相结合,手脑并用,缺乏理论指导的技术可能是盲目的,没有新技术支撑的理论必然是落后的。第三是要重视科研道德,清心寡欲,具备抗干扰、抗腐蚀的能力,才有可能集中精力,作出忘我奉献。 

  科学界的先辈甘为人梯,培育后生的光辉事例是罄竹难书的。在贫穷落后、民不聊生的旧中国,如果没有老一辈科学家的辛勤耕耘,是不可能留下一批宝贵的种子的。20世纪初建立的地质调查所,不到50年的历史,不足200人的编制,为新中国输送了30多位地学、生物学院士。重点建设好一批科学研究基地、一批高等院校、培养出一批杰出的青年科学家,这是何等重要!何等意义深远! 

  跨世纪的青年同志们,你们是幸福的一代,同时也是面临更剧烈的竞争的一代。特别是作为杰出的科学家,祖国和人民对于你们寄予的期望就更加殷切,你们正是钱学森院士所要求的领导科技世界的200名元帅的候选人! 

  21世纪将属于空间时代和信息社会。再以地球科学为例,中世纪的伟大事业是地理探险他们需要有超人的毅力和体魄,他们掌握测绘地图,综合洞察自然和社会现象,归纳出宏观规律的哲学思维能力,而今天对青年地球科学家的要求则高得多。首先,作为一名现代世界公民,至少必须掌握三种语言,其中包括一种东方语言,一种西方语言,还有一种则是计算机语言。其次,需要掌握卫星遥感数据分析,熟悉地学信息系统仿真模拟、数字分析模型和预测预报的方法。第三,还需要具备为改善环境、节约资源、谋求区域可持续发展提供服务的知识和实践经验,要有能为决策部门或工程部门提供区域战略(Geo-stratigic)或地学工程技术(Geo-technology)的服务能力。吸取西方世界先进的科学技术,宏扬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精华,是一定能踏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科学道路,为人类文明和世界和平作出巨大的贡献的。预祝各位成功! 

    

  (节选自中国科学基金.1995.(01)51-54 

? 1996 - 2015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