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院士口述故事是通过院士口述、组织访谈、史料编纂等方式,以挖掘整理广大院士在科研生涯中亲身经历的中国科技界的重要事件、所承担的重大创新成果以及为国家科技事业作出的贡献为重点,以“小故事”的呈现方式,通过多媒体相结合的传播形式,面向公众传播,弘扬科学精神,展示科学家风范,扩大中国科学院和学部的社会影响。

周忠和:科普,永远在路上


时间:2019-12-06作者:

  过去的一年是中国科普工作不平凡的一年,科普的重要作用被历史性地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6年6月召开的“科技三会”上提出,“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没有全民科学素质普遍提高,就难以建立起宏大的高素质创新大军,难以实现科技成果快速转化”。与此同时,科普工作也取得了亮眼的成绩:一批新的优秀科普作品和人物涌现,一批新的科普场馆建成、科普机构设立,形式多样的科普活动举办,还有新媒体科普的成长。这些都点燃了公众对科学更高的热情和希望。然而,国民科学素质的提高,路还依然漫长;一批谣言被科学粉碎的同时,伴随的是一个又一个新的谣言的诞生;优秀原创科普作品尚为稀缺;科技人员的科普动力依然不足;科普的产业化还未形成大的规模。这些都是科普工作长期以来面临的难题。

  说起科普,人们可能首先想到的是科技人员。科技工作者如何发挥科普的作用?无疑,科学家最了解最新的知识、最前沿的科学进展,而且他们最有资格告诉公众,科学是不断发展的过程,还有很多问题是当今科学没有解决的(譬如地震的准确预测)。科学家有义务利用掌握的知识主动发声,解答国民最为关心的热点科学或相关社会问题,揭露伪科学;他们最好还能具有良好的与公众沟通的能力,从而树立科学家良好的社会形象。

  然而,科普毕竟不是科学家的主业,而且也不是每一个科学家都擅长的工作。那么如何鼓励更多有意愿、有能力的科学家去做科普呢?科技评估的杠杆作用显然是不可缺位的。除此之外,一个成熟的科普市场无疑能够激励更多的人投身科普的事业。因此,发挥政府(经费投入、政策导向)、市场(运作)、个人(知识)三者的合力才是最为重要的。中国并不缺少人才,真正缺少的是如何发掘人才潜力的氛围和环境。中国也不缺少科普的受众和市场,科学普及的内容可以高大上,但更需要接地气的“下里巴人”。老百姓最为关心的子女教育、食品、健康、环保、安全等内容,都能成为科学普及的重心。

  科普事业离不开科技工作者,然而更需要全社会广泛的支持:专业的科普工作者、教师、医生、媒体、杂志和网站的编辑、科普爱好者、专业或行业学会、企业等,他们能汇聚真正庞大的科普队伍与力量,甚至政府官员都可以是科普的重要力量。我曾经提出,政府官员最需要接受科普,他们对科普的推动作用在当今的中国尤其重要。

  传统的科普作品固然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同时,信息时代涌现出的新平台更需要大力、深入地开发、利用。信息化的快速发展,让我们日益感受到新媒体、自媒体的强大。博客、微博、微信平台的影响力还在不断加强。这些平台,如果科学不去占领,伪科学就会自动滋生长大。

  科学普及事业的成功,还离不开中国教育的改革。社会需要把我们的下一代从应试教育与过度的升学压力中解放出来。家长与教师应当帮助同学们树立一个正确、健康的人生观:一个人的健康成长,未来的成功与否,幸福指数的高低,不是仅仅靠高分、名校的头衔所决定的。否则,素质(包括人文与科学)教育可能就沦为一句空话。

  说到教育,我们不该忘记:科普本身就是一种教育。如果把科学传播理解为知识的灌输,那将是十分狭隘的。科普的任务不仅仅是给大众传播科学的常识,更重要的是传播科学的精神。所谓的科学精神,在我看来,至少应当包括:对事实的尊重,理性的质疑,科学的逻辑思维、推理,对事物的客观判断,以及宽容失败的文化。

  科学家不仅要具备对科学的执着,还要富有人文精神。科普也当如此,唯有以人为本,寓教于乐,勿忘真、善、美,恐怕才能发挥最大的教育功能。科学与艺术的结合,能够让人感受到科学之美;科学对真理的渴求,起步于做人的诚实与诚信;科普还应当告知公众,科学不是万能的,科学研究还需受到科学伦理的约束。科普如果仅仅关心科学的实用性,而忽略了科学与人文精神的结合,那么这样的科普教育在我看来也不能算得上成功。

  (节选自周忠和.科普,永远在路上.科技导报,2017,35(3): 1-1.)

? 1996 - 2015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