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院士口述故事是通过院士口述、组织访谈、史料编纂等方式,以挖掘整理广大院士在科研生涯中亲身经历的中国科技界的重要事件、所承担的重大创新成果以及为国家科技事业作出的贡献为重点,以“小故事”的呈现方式,通过多媒体相结合的传播形式,面向公众传播,弘扬科学精神,展示科学家风范,扩大中国科学院和学部的社会影响。

张存浩:我和科学基金——十五年回眸


时间:2021-02-09作者:

  15年前开始从事基金工作,从事科研工作近60年。今天从两方面谈点个人的认识:一是围绕总书记关于“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宏伟号召,特别是针对基础 研究和学科建设在增强自主创新中的地位,说一点自己的粗 浅体会;二是初步学习总书记前不久提出的“八荣八辱”重要论述后,谈谈在科学研究领域内如何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树立良好学术风气的问题。 

  科技创新需要创新的文化氛围。创新首先迫切需要解放思想。1991年我随宋健主任访问意大利时,在佛罗伦萨了解 到一段文艺复兴运动的历史。前几天又读到路甬祥院长最近的一段话,他说,“欧洲发生的文艺复兴运动,打破了神权 对人的思想的禁锢,而理性、平等和尊重人的尊严与价值等文化环境,成为鼓励认知真理、孕育近代科学的土壤。欧洲文艺复兴开始于1516世纪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梅地齐大公倡导的文艺改革运动。在文艺复兴初期,是艺术创作打了先锋,在文艺复兴开始前几十年,欧洲绘画中的圣母,目光还是呆滞、忧伤的。而文艺复兴开始,绘画中圣母的眼神就变得明快了。艺术创作是思想解放的载体,它进一步引发了科学创新。思想解放导致创造活力的迸发,导致近代科学与文艺复兴同步发展。恰恰在文艺复兴时期初始,在科学领域里,布鲁诺和哥白尼勇敢地起来向宗教宣战,他们不惜用生命来捍卫真理。这以后才有了伽利略和牛顿,才有了近代科学,也才有了世界经济的迄今已长达4个世纪的高速发展。梅地齐大公所代表的思想流派提倡以人为本解放思想”,与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初期所大力倡导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颇有类似之处。经过近30年中国经济快速崛起,在当前科学迅速发展的关键阶段,我们不可忘记400年前这段历史的启迪,要更加牢牢记住进一步解放思想对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性。 

  最近,总书记和总理的讲话和中央文件都多次提到基础研究,把基础研究的地位提到了空前的高度。温总理指出,基础研究是技术发明的先导,应用开发的源泉,基础研究也要围绕经、社、国防的主要领域,为技术创新和应用开发服务。  

  他们是多么期待着国家的自主创新能力能够迅速得到增强。  

  我们应该高度重视、切实贯彻这个要求。原始创新虽然不是完全来自基础研究,但是可以说,当代原始创新的大部分都是基础研究的产物。由此也可见基础研究者责任之重大。  

  基金的长处就在于重视发展学科,并依靠学科发展基础研究。这就能够做到较早的发现,并且在国内及时设立许多重要的、能够导致创新的项目。这从上世纪80年代建委起就是如此,到现在更是游刃有余。我记忆比较深的是上世纪90 年代的几个例子。基金委在国内首先支持了C60、纳米科学、人类基因组HGP、高速宽带网的兴建及与荒漠化、水资源、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等有关的许多重大项目的研究。与国外比,可以说做到不失时机。 

     人才,能够影响几代人乃至整个国家的科学素养;也是21世纪最匮乏的资源。为了把握住20年战略机遇期和完成在 15年内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伟大任务,培养拔尖科技人才的任务尤为紧迫。爱惜人才,发现并培养人才是基金委能够很好参与完成的一项战略任务。纵观世界,通过基础研究来培养适于从事创新研究的高层次人才是最有效的途径,这也是现 有科技人员应当担负的特殊责任和我们基金工作人员应当时刻关心的重点。 

  引进和培养科技人才是至关重要的工作,因为它涉及1520年后我国的科学发展和水平的战略任务。基金委在选拔项目和各类专门人才的过程中也起着独特的、难以取代的作用。我们虽不直接延聘人才,但是却参与在全国范围内遴选各种高层次的优秀人才。科学基金成为全国中青年科学家成长成才的重要的、乃至主要的推动力。过去20年的实践表明,基金委通过各种基金项目造就了一批具有较高素质的杰出人才。为此,我们还要像爱惜我们的中青年科学家一样爱惜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的基金人才。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两任总书记都强调要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其中一项最重要的内容就是要树立良好的社会风气。社会风气是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是社会价值导向的集中体现。繁荣科学离不开良好的社会风气,尤其是高尚的学术道德和良好的学风,在科学界树立良好的社会风气是科学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广大科技人员的强烈愿望。  

  近年来,基金申报者伪造或窜改履历的事件愈演愈烈,但这不像学术问题那么复杂,只要对照原始档案,很容易就可以肯定是否弄虚作假,这都应该事前加以杜绝或事后给以及时、明确的处理。科学道德是基金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基金文化又绝不限于科学道德的底线,学风问题也是不可忽视的。作为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队伍,对自己、对科学界都应有更高的要求,要逐步培养高尚的、良好的学风。如:在承担基金项目和发表学术论文方面,我们的要求应当不是论文总数一年比一年多,而是严谨的和创新的论文和成果一年比一年多。因此学风建设不能只限于针对到窃和假造数据,而是要求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发表论文的质量逐步提高。还要逐步杜绝那些虽然没有剽窃或者窜改、假造数据,但在理论上、实际上都没有什么重大意义,作者也没有花多大力气的垃圾论文。 这才有利于营造良好的学风氛围。 

  保持谦逊的态度是学风建设的重要内容。谦逊是实事求是,而自满导致故步自封。历史上各种类型的狂妄自大导致过无数恶果。真正优秀的科学家,应该既是充满自信的,又是高度谦逊的。不久前逝世的王选同志就表现了非常可贵的谦逊,但又是应有的谦逊。他说:一个科学家常常上电视,就说明他的科学生涯快结束了,因为处在创造高峰期的科学家是没有时间频繁上电视的。不仅如此,他也不应有很多时间从事其他社会活动。这话很值得引起我们警惕。 

  在科研工作中应当鼓励团结协作,这也涉及道德层面的问题。团结协作的反面之一是包打天下,一个小科研项目也许可以独立完成,但一个需要集成创新或原始创新的大中型项目,一个小组,一个室、所或者系、院,甚至一个学校,一个部门都是包不了的。没有协作就覆盖不了应有的面,也没有纵深,勉强要包,就会战线太长,陷入困境,难于自主创新。我想,基金工作者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要说服科研人员善于和别人合作共事。 

  要从多方面严以律己。我回忆到一段往事。19911, 我来委头一天,参加基金委全委会议。当时宋健主任要我表个态,我想了一想之后说,要继承唐老倡导的依靠专家,发扬民主的好传统,自己要首先做到:既不搞单位本位主义,也不搞学科本位主义,在科技界中反对不端行为,提倡良好的科研实践,就要对自己也严格要求。在项目评审上,即使是投一张票,作一个简短的发言,我也时时警惕,防止单位本位主义和学科本位主义。 

  再有一条:坚持五湖四海是极为重要的。比方说,不管是哪个山头的干部,绝不应有亲疏之分,而且相处应该非常融洽。在委一层、局一层乃至处一层都要如此。回顾来委后的秘书和司机人选,原来一点也不认识,都是通过人事渠道,经过考核来的。实践证明,合作得都很好。他们通过在工作中自我培养,也得到显著的提高。后来由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来的秘书,我原先也完全不认识,也是由委人事局提出要求,由该所人事部门正式推荐的,实践的效果也很好。这说明推荐人还是人事渠道比较可靠。我们历届班子也是这么做的。这一直有助于我们基金委保持一股正气。  

    

  (节选自中国科学基金,2006,(05):262-265 

? 1996 - 2015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