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院士口述故事是通过院士口述、组织访谈、史料编纂等方式,以挖掘整理广大院士在科研生涯中亲身经历的中国科技界的重要事件、所承担的重大创新成果以及为国家科技事业作出的贡献为重点,以“小故事”的呈现方式,通过多媒体相结合的传播形式,面向公众传播,弘扬科学精神,展示科学家风范,扩大中国科学院和学部的社会影响。

屠守锷:我与航天事业


时间:2021-02-09作者:

  我国的航天事业虽然只有30多年的历史,但已为加强国防,提高国威作出了应有的贡献。1967年由我国自己研制的导弹准确地把原子弹送至预定空域爆炸,向全世界宣布我国已打破了美、苏的核垄断,实际上为打开我国重新进入联合国的大门提供了极有利的条件。1980年我国向太平洋发射远程运载火箭,并在80年代多次成功地回收了近地轨道上的卫星,证明了我国在航天领域已进入世界先进行列。通过出成果,我们培养了一支能攻坚的研制队伍,在国内组织了科研和生产的协作网,为今后攀登航天事业的高峰奠定了基础。 

  我是在19572月从北京航空学院调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的。虽然我以前的专业是飞机结构与强度,但进院时对导弹完全是一个门外汉。只有从头学起,在工作中提高自己的技术和管理水平。我和大家一起,先在仿制苏联提供的型号中获得有关导弹的启蒙知识,后在自行设计中摸索研制的规律,逐渐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 

  导弹是一个很复杂的武器系统,制作导弹需要合理地综合很多高精技术,才能在规定经费和研制周期的范围内,拿到一个有用的成果。我在1962年被任命为战略导弹和运载火箭总体设计部兼任主任后,深感自己的知识面太窄,又没有管理经验,开展工作比较吃力。那时我们自行设计的第一个导弹因为设计方案上有缺陷,在飞行试验时失败了。我们通过重新审定总体方案,建立起总体设计部与各分系统设计部之间的关系,明确分系统应按总体设计部的设计任务书开展工作,而设计任务书是根据总体需要和分系统的可能制定的。总体方案是集中了各方面专家智慧的产物,不是闭门造车造出来的,实际上总体方案在研制过程中,因出现的新问题需要作一些调整,这种调整由总体设计部负责。当把设计系统内部的关系理顺后,工作就比较容易开展了。 

  为了满足武器系统的指标要求,在制定总体方案时,应 合理采用成熟的新技术。这样,在正式开始型号研制之前,要安排先行的研究课题。我们在1965年对液体战略导弹拟订了一个整体规划,选择了技术的发展途径,规定从远程到洲际导弹分四步走。这个规划得到中央专委的批准后,我们按 技术途径安排预研课题。一个型号进入飞机试验阶段后,后一个型号就全面铺开工作。这样既保证型号之间在技术上 有一定继承性,又可以及时用上已成熟的新技术,使新型号有更好的性能。规划要求用八年时间研制四个型号,如果没有文革的干扰,这个要求是可以完成的。 

  飞行试验的成败,取决于飞行试验之前的工作是否做得彻底。导弹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哪一个环节不能正常工作,都会使飞行试验失败。为了严格控制质量,我们从选用材料和元器件开始,只让合格的产品进入下一道工序。  

  从总体讲,我们很重视飞行试验之前对导弹进行一系列 大型地面试验,确保各系统工作协调,能正确地完成各自的任务。当型号已定型要交付部队时,更要狠抓产品质量,使部队在需要时可以用来完成战斗任务。  

  航天事业已取得的成就,是在中央有力的领导下,全国大协作的结果,是全体科技人员、工人和管理人员辛勤劳动的结果。  

  我只是这只队伍中的一分子,按分工做了我该做的工作,现在我已退居二线,但我愿意在有生之年,继续为发展 我国的航天事业出力。 

    

  (节选自中国科学院院刊,1993,(03):248-249 

? 1996 - 2015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